以创业者的姿态
专注游戏的推广及运营

我们说好不分手——再见武汉理工,再见我的机设兄弟们

大学就像经过武汉的火车,坐上车,去了又回,那是又开始一个新的学期;坐上车,去了不回,那是我们毕业了——题记

今天早晨朦胧的睁开眼,发现天气很好,金灿的阳光充斥了整个屋子。突然潜意识想起,是不是下午上课有什么作业要交,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下午没课,明天没课,以后都没有课了。。。。。。

梦醒之后,还是像往常一样,领着电脑,啃着面包,挤着公交踏上了公司的征途。

今天和亮仔在QQ上聊天,我说等明年大家都放假的时候,一起相约,在回武汉去看你们。

亮仔说:很难了,真的很难了,大家都各奔他乡了,除非海波你结婚的时候。。。。。。

我一下哽咽了,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了。难道这就是我们曾经毕业的时候的“闯荡世界,好聚好散”的壮志豪言吗?

那一天是6月20号,我和机设兄弟们告别的日子。

那天早晨醒来,毕业前凌乱的宿舍已经沐浴在灿烂的阳光里了,空气中只有灰尘在轻舞,像这四年来的一片片零碎的记忆。习惯性的转头看了看,大为、,孟奎、福海都在,心里一下子空了不少,我知道,今天晚上,我就要第一个离开武汉了,离开了这座既讨厌又无比热爱的城市。

吃过晚饭。收拾好带走的东西,我,向兄弟们一一道别,每个人都是简单的几句壮志豪言,大雁南飞总有回归,朋友相离总有相聚。

说好了,我和大家说好,不要送,不要看着我的离开,可是你们还是都到了海五楼下。看着你们大家,我告诉自己,不要哭,在离别的季节没有泪水,不要将痛苦留给我最爱的兄弟们。

一一拥抱了,一一又说了一句离别祝福的话。

很久后,我才反应过来,我还是不争气的留了泪。。。。。。

眼泪来得如此迅猛而悄无声息,我有些措手不及,又一次地慌乱,想止住,却不能。一直以来,我想象中的男儿分别,应当是凝重而又坚决的:饮尽最后一杯酒,一个短暂的拥抱,一次用力的握手,一声简短的珍重,便各自转身,大步流星,消失在茫茫人海......

然而我毕竟没有止住泪水,没有擦拭,任它滚滚如泉涌,竟毫无停歇的迹象。不管也不顾,我没有丝毫哽咽,甚至连说话都与平常无异,我只是流泪、我只是无法抑止的伤感。我的眼泪加重了离别的悲伤,兄弟们哽咽着劝我不必如此,我又何尝不想以一个微笑来告别?但我可以伪装脸上的笑容,而我却控制不了心的阀门。男儿有泪不轻弹么?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。

大悲无言、大哭无声。

所有的感情,我只能用眼泪来酝酿;而所有的悲伤,我只能用眼泪来排遣 。

擦了擦流淌的泪,匆匆的上了辆出租车,逃离了,逃离了这个令我依依不舍的地方。

六个月转眼即逝,在北京的生活和工作也渐渐的踏上了正轨,但有些往事,似乎已经很遥远了,但似乎又在眼前,昨日济济一堂,相聚武汉,今日散落天涯,各自打拼。福海离开北京去新疆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,亮仔也远在深圳,王钦也准备背上考研。。。。。

郭云飞、杨佳为、李龙、谢光星、王博、于涛、王帅、顾广威、冯家平、陆克博、谭杰、王钦、王启航、肖磊、小超、张维、包泽、王冬、亮仔、邹博、小B、刘志旭、黄冠、吴绍强、东平、小齐、罗平、凡召、大为、福海、孟奎、蒋行、夏磊、刘轶、郭丽娟、冯静婷远在他乡大家,你们还好吗?为了生活、为了寄托、为了自己的理想,我们都在苦苦挣扎吗?

夜深人静的时候,听着一些旧日熟悉的歌曲,便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段菁菁岁月,想起那一张张年轻的脸、想起那一段快乐间或有忧伤郁闷的日子,而感慨万千。

只是从此以后不再流泪。

即使心中依然还有悲伤。

而我也渐渐明白了,有些泪水,就如同那些青春单纯的日子一样,我们这一生,总会经历一次,但这一次经历之后,便永远不会重来。

所以珍贵。

有些泪水,注定是用来祭奠青春的。

我们都会慢慢长大。

也会慢慢遗忘流泪的感觉。

而那段洒落在我年轻岁月里的真诚的泪水,我将用一生的时间来好好珍藏。

毕业了,我们说好不分手。

远行吧,充满梦想的朋友们!

一路走好。。。。。。

今天天气不错,明天没有课……以后都没有了……

谨以此文献给我亲爱的大学朋友。

武汉理工大学

武汉理工大学

武汉理工大学

 

武汉理工大学

 

武汉理工大学

武汉理工大学

武汉理工大学

 

黑白的,我无言以对,留下的只有泪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2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真是巧了,我也是武汉理工的,2001年毕业,工业自动化

    愤怒的小冯3年前 (2015-06-14)回复

游戏工作的事儿,就上游戏圈!

立即浏览联系站长